Alex鸭鸭

有些黄暴但是甜💛

那啥,双性这篇开了车,可不可以_(´ཀ`」 ∠)_坑了……

不再错过2(巍面)(面面双/xing)

💛鸭鸭号列车发动了

💛双/xing,【破】一防hexie【处】预警

💛评论ao3链接。打开会弹出一个是否继续点proceed,微博链接翻就不发了

不再错过1(巍面)(面面双性)

💛这是一个巍面穿越回万年前,甜蜜在一起后,愉快“哗————”的故事,大的这一对主要是做示范给小的一对助攻。

💛大的这一对沈巍x夜尊

💛一万年前的一对小鬼王x面面

………………………………


地君殿内,被赵云澜用山河锥从额顶吸光了能量的夜尊颓废地跪在地上,由于方才的激烈打斗,使发辫散开,银白色的过腰长发散乱地铺在身后,“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是失败了……”夜尊不甘心地一遍又一遍质问着。


“弟弟,回家吧。”沈巍慢慢接近夜尊,叫出了许久不曾喊过的名字,夜尊颤抖着瘫倒着向后缩,而沈巍毫不犹豫地向前抱住自己错过了一万年的弟弟,“没事了,没事了,弟弟,哥哥从来没有抛弃过你,从来没有.....”


夜尊仿佛不相信似的不停挣扎,沈巍只是保持着刚刚的姿势,快速地向夜尊道出了当年贼酋把他扔下山崖的事,夜尊听后,不自觉地抓紧沈巍的衣袖,低着头豆大的泪珠滴落在白衣上,一万年的心结就因为这几句话解开了。


夜尊带着满脸泪痕一下子勾上了沈巍的脖子,亲昵地凑上去,贴着沈巍的耳畔,小声地喊了一声哥哥,虽然喊过无数次,但这次的声音里再没了猜忌和愤恨,只一声简单而甜蜜的昵声。


沈巍以公主抱的姿势,抱着虚弱的夜尊来到特调处的众人面前,“各位,一切都是我的不对,我弟弟做的事,”沈巍说起弟弟便低下头微笑着看着怀里脸红的面团子,之后又恢复神色,“我会和我弟弟一起承担。”


“但现在请让我先用长生晷救救我弟弟,”以前不苟言笑的沈教授变了,提到自己的弟弟眼里便有了神采,嘴角也忍不住荡漾着笑意。


在征得众人同意后,沈巍便开始用黑能量激活长生晷,本以为只是启动一件圣器,应该不会再牵连其他三个,可没想到,刚才被中断阵法的四圣器在沈巍黑能量的推动下又开始凌空转动,并打开了时空隧道,正对着长生晷的夜尊被快速拉进了漩涡中,“哥哥,救我!!”夜尊向着沈巍这边伸出手。


此时的情景沈巍回忆起万年前那次大战重合,自己的弟弟被四圣器无辜地吸进地缝后来被关了一万年,但是夜尊也是像现在这样伸出手本能地叫着哥哥救他;这次终于不再犹豫,就像万年前的昆仑所说,不论做什么决定都不要后悔,沈巍立刻牢牢地拉住了夜尊的手,跟着夜尊一起被拉近了时空漩涡。


不知过了多久,再醒来时,夜尊和沈巍发现,自己被四圣器丢到了一个鸟不拉屎的荒芜山崖,沈巍拍拍衣服上的尘土,准备过去拉夜尊起来,夜尊握着沈巍的手仿佛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怯怯地说了一句,“时空交错,哥哥可能永远见不到自己心爱的人了,赵云澜回不来了……”


“傻瓜,哥哥心爱的人就在眼前……”说完点了点夜尊脏兮兮的挺翘的鼻头,随后把夜尊搂入怀里,抚摸着怀里人银色的长发,“我会一辈子陪在你身边,再也不会离开你。”


听着追逐了万年的人在耳边诉说着情话,夜尊觉得漂浮不定的心终于有了归处,安心地靠在了自家哥哥的怀里,沈巍一手搂着夜尊的背,一手抬起夜尊的下巴,慢慢靠近夜尊的|嫣红的嘴唇。


夜尊堂堂的鬼王大人,杀了那么多人都不成漏过一丝惧意,却在即将和自己心爱的哥哥接吻时,对方越来愈进的温热气息让夜尊心跳得快要迸出胸口一样紧张,“唔..嗯嗯...”


沈巍像是在惩罚夜尊的不专心,突然向前狠狠地吻|住了夜尊的双唇吮|吸,舔|吻了一会儿,舌头便长驱|直入,伸进夜尊的口腔里作乱,夜尊被亲|得头皮发麻,情不自禁地摸上了沈巍的胸膛,意外地感受到了对方也小鹿乱撞的心跳……


“欸欸,前面的人转过来,是谁?!”一群人穿着万年前装束的人拿着长矛和长刀指着正在缠|绵的两人,夜尊不高兴地撅起被吻|得有点红肿的红唇,沈巍看见夜尊像是不耐烦地要杀人的样子,立马冲到了夜尊身前,“我俩只是路过此地,并无什么图谋不轨的心思……”


可谁知对方来人一看见沈巍的脸,便高兴的放下武器围过来,“黑袍使大人,属下找了您好久,还以为您遇到危险,回不....”


“呸呸呸,说什么胡话,黑袍使怎么可能会输给反抗团那群人...”


周围人开始七嘴八舌地说起来。


沈巍看这些人的装束和模样像极了万年前联盟的兄弟,才明白,四圣器让自己和弟弟又回到了万年前,沈巍拉过夜尊的手,“各位兄弟,我找回了我的双生弟弟,现在可以先带我回去见麻龟和蜉蝣大人吗?”


沈巍和夜尊被带回了联盟总部,麻龟和蜉蝣热情地接待了沈巍的弟弟,“夜尊,是吧,你哥哥找了你这么久,终于把你带回来了……”夜尊听到外人的话,心里像吃了蜜一般甜,开心的笑着,几人看着夜尊笑靥如花的样子,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听你哥哥说,你们是双生子,说你从小长得比姑娘还要好看,今日见到真人,”听到蜉蝣的调笑声,夜尊感觉脸颊渐渐热了起来,“果然是名不虚传……”


沈巍连忙打岔,再不阻止,蜉蝣大人今天怕是要把自己的糗事儿全部抖出来,“好了好了,我们进去再说.....”


坐下后,沈巍便说出了事实,诉说了自己的遭遇,麻龟和蜉蝣本是不信,不过当沈巍说出了赵云澜的名字,两人才完全信任时空穿梭的天方夜谭。


麻龟和蜉蝣把二人安置在了小鬼王房间的旁边等小鬼王回来再讨论。







追面火葬场7(巍面)

诱|人面面,在线偷枪

……………………………


赵云澜让沈巍留在客厅,自己一个人进入夜尊的卧室,毕竟现在夜尊肯定最不想见的就是沈巍。


轻手轻脚地打开门,门轴转动发出嘎吱的声音,而夜尊像是没听到一样背对着门呆呆地坐在床边,身上松松垮垮地挂着一件过大的白衬衫,柔顺的银发毫无生气地垂在腰间。看上去倒是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仙儿,前提是没有之前要毁灭世界那档子破事儿。


赵云澜轻轻地用手拍了拍夜尊的的肩膀,用带着试探性的语气说:“夜尊,听你哥说,你找我??”


夜尊转过身来,带着假笑,“小云澜,你来了。”说完还睁大了时常湿漉漉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赵云澜看。


等人转过身来,赵云澜才看清,此时的夜尊没穿裤子,过大的衬衫刚好遮住|臀|部,两条雪白的大|腿晃得人眼前一亮,衬衫上方的扣子也解开了几颗,锁骨处和脖子上露出几枚暧|昧痕迹,哦对了,夜尊还有一张和沈巍几乎一模一样但更加妩媚的脸.......


赵云澜摸了摸鼻子试图看看自己有没有流鼻血,夜尊现在像只小白兔一样乖巧,乖巧得不像之前那个作天作地的中二小孩。赵云澜战战兢兢地坐到夜尊身边,“那个,夜尊,你找我来到底干什么……”


夜尊低下头,吸了吸鼻子,委屈地低下头,“小云澜,我之前打你还想杀你,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不要怪面面好不好.....”


“不要不理哥哥,你是面面的好嫂嫂......”


赵云澜虽然觉得夜尊表现怪异得很,但他委屈的样子也还道了歉,想也就算了,不过.........


嫂嫂!!!!这倒霉孩子,咋一天瞎想,可不能让沈巍听见,好不容易才说清,赵云澜吓得一把捂住夜尊的嘴,


“你这倒霉孩子,别胡说,以前的事我不跟你计较了,但现在你哥和我根本就没啥关系了,他明明现在喜欢.....”


“你”字还没说完,夜尊突然向前紧紧地抱住赵云澜的精瘦的腰,撒娇似的在赵云澜怀里拱,冰凉的手伸进赵云澜的夹克外套,“小云澜最好了.......”


接着黑袍使大人就一脸要吃人的样子推开了门,上前一把捏住夜尊的手腕,把夜尊整个人从赵云澜身边拉开,没好气地黑着脸朝着赵云澜这边说,“你先走,我弟弟现在脑子不清楚,之后的事以后再说。”


明摆着是要赶人走,赵云澜当然识趣地赶快扒开沈巍家的门跑了,卧槽(´・Д・)」太吓人了,这俩兄弟,刚刚沈巍感觉差点儿就拿斩魂刀架自己脖子上了,夜尊也是,长那么好看,怎么一天就会花样作死。


………………………


“你放开我,手好疼,放开!”夜尊挣扎着,等沈巍松开时,白皙的手腕上也有一圈红痕。夜尊一边吃痛地活动着手关节,一边等着沈巍将要说些什么。


无非就是骂自己自己主动引|诱他神圣的昆仑君,不知廉耻之类的,反正这么多年来也没少受过打骂羞辱,久了也就习惯了,现在就是单纯地想让沈巍心里不痛快。


看沈巍气急败坏的样子,夜尊心里暗暗高兴,目的是达到了。夜尊现在也弄不明白自己的心,以前总是嫉妒赵云澜,而刚刚逗弄昆仑君时竟一点也没感觉,夜尊给自己找的借口是现在不爱哥哥了,所以对赵云澜的嫉妒也就顺理成章地没了。


“你怎么可以穿成这样.....”沈巍刚刚其实一直在门外,本今天没想再来烦扰夜尊,可看到夜尊这个样子,还把前几日自己留在他身上的暧昧痕迹给别人看;沈巍在外面气得牙痒痒,恨不得马上把人锁起来不让别人再看见属于自己的宝贝,沈巍被自己这种想法惊到了,仅仅愣了几秒,就看到自己弟弟居然在赵云澜怀里,最后沈巍就直接冲出去分开两人。


沈巍话说到一半,仿佛意识到自己接下来说的话会再次伤了自己弟弟的心,连忙住嘴。


再看夜尊,已是一幅受伤的表情,抓住沈巍的衣襟,质问道,“穿成这样怎么样,哥哥怎么不继续说,你不说,我替哥哥说就是...”


“穿成这样勾|引了你神圣的昆仑君,对吧,对了我都忘了我出身鬼族,哥哥是怕肮脏污秽的我玷|污了你喜爱了上万年的如今的赵云澜!!”说完眼泪就不争气地在眼眶里打转。


“不是的,弟弟,不...”


“哥哥,我在你眼里就是人尽可|夫的小废物!!一直都是!!”夜尊近乎咆哮地哭着吼道,随后待音量停止时,苦笑着低语了几句,“一直都是…这样,不然……哥哥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抛弃我………”


说完后,夜尊就甩开沈巍的手,向门外快速走去。


“弟弟,你知道我不可能放你走吧。”沈巍看到夜尊想要逃离自己身边,便不再多想,低低地威胁道,现在夜尊能量若有若无,要是真一个人跑出去,定会遭遇危险。


只见夜尊从身后变化出隐匿的枪,拿着枪抵住自己下巴,“哥哥认识这把枪吧,刚刚从赵云澜那里偷来的,今天要是我走不了,我就在此自行了断,反正我这个废物就算是死了也没人会流一滴眼泪。”


夜尊拿着枪,看沈巍也不敢轻举妄动,转身就行门边消失了。


沈巍泄气似的瘫坐在留有夜尊余温的床边,心里苦涩异常,宁愿死也不要留在我身边,弟弟,你就这样厌恶我吗……




追面火葬场6(巍面)

把夜尊带回家后,沈巍就开始了无微不至的照顾,仿佛要把这缺失了一万年的爱一次性补回来,夜尊的生活几乎可以用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来概括。

每天沈巍除了上课,就是回家陪弟弟,给他做饭,陪他看电视等等,夜尊在柱子里呆了一万年,出来后也只忙着跟沈巍和赵云澜做对,从没见过外面的世界,所以现在一趁沈巍不在,就偷偷跑出去,到处逛逛,到处玩玩儿。

等下午沈巍下班回家时,再偷偷溜回来,迄今为止都还没被捉住过。

沈巍除了细致地照料自己弟弟,更多的是抓住机会,多亲近夜尊,他不想再压抑自己,不想夜尊现在对他的爱仅限于亲情,他俩是双生鬼王,生于污浊之地,没有父母,乃是昆仑的魂火落地而生,对于鬼族来说,根本就不在乎是不是亲人,鬼族的眼里只有欲望、交|媾和吞噬。

既然昆仑的恩情已报,沈巍觉得再也没必要维持一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皮囊,鬼王的狠戾暴虐一点点侵蚀着沈巍,夜尊现在对他不温不火,占有欲作祟的沈巍生出他不喜欢我也不准让他喜欢别人的心思,整日勒令夜尊没有他的陪同不准外出,明曰是为了不让异能几乎尽损的夜尊遇到危险,其实是不想让外人看了他的宝贝去。

以前的夜尊总是跟在自己身后,抱着自己甜甜地喊哥哥,即使后来种种夜尊想着办法给自己和昆仑君找麻烦,不过沈巍还是能从夜尊的时常发红的眼里读出依恋爱慕,而现在却踪迹全无,取而代之的是冷漠疏离。

还记得万年前夜尊几乎是挂着眼泪对自己说,“在哥哥心中终究是外人更重要,而在我心中除哥哥以外的任何人都如同沙砾草芥……”讽刺的是,现在这句话似乎是倒过来了,夜尊对自己的触摸极为抵触,反而是对外人更加亲近。

平时陪夜尊一起看电视时,沈巍小心翼翼的把手环在他肩上,想像普通恋人一般依偎着过周末,夜尊却总是在自己的手还没到肩上便借口上厕所拿零食等等马上脱离怀抱。

前几天夜尊终于第一次拉上沈巍的手,不过却因为有事相求,夜尊又恢复了成小时可爱的面团子,撒娇似地讨好沈巍放自己出去,原因是要去给“小云澜”道歉,给“嫂子”道歉。

沈巍再也忍不住夜尊这些天故意的疏远和这么亲热地叫着小云澜,气愤地紧紧抓住夜尊的肩膀,“我才是你哥哥,你不准想着外人,你明明知道我和赵云澜根本就没有什么,别故意激怒我弟弟。”

“沈巍,你凭什么处处限制我,我爱亲近谁是我的事,你总是这么想当然认为我要依附于你.......”夜尊说着肩膀止不住地颤抖,他害怕沈巍生气,但是又忍不住将苦楚一一到来,他的哥哥就是这样自私,以前千方百计地抛弃自己,现在以为一点点甜头就可以轻易把人哄回来。

“就凭..凭我是你哥哥!”丝毫没有底气,夜尊说的对,自己就是这样想当然地认为夜尊应该属于自己,现在夜尊对自己毫无感情,沈巍自己也想不出除了哥哥以外的其他理由来继续绑住他。

情绪激动的两人都没意识到双方隔得那么近,温热的吐息都打在对方发红的脸颊上,沈巍咽了咽口水,过近的距离,连夜尊眼角的朱砂痣都看得清清楚楚,此时眼里已有泪水打转,夜尊本人却不知道这样惹人怜爱的样子更容易激起人的兽|欲。

沈巍情不自禁地把夜尊又往前拉了拉,沿着夜尊的腰线往上探入面前人冰凉苍白的身体,用挺翘的鼻尖在夜尊的下巴耳侧周围磨挲,夜尊不可置信地睁大了湿漉漉的眼睛,双手抵上沈巍压过来的结实的胸膛,想把沈巍推开。

感受到胸前的挣扎,沈巍不仅没有放开夜尊,反而变本加厉地贴上夜尊修长的脖子|啃咬,一条腿挤进夜尊的双腿间|磨蹭,恨不得把自己的弟弟吃穿入腹。吻到更下方时,沈巍的嘴间突然尝到一点咸|湿的味道,身下人也在不住的颤抖,夜尊在哭这个认知这才使沈巍放开夜尊。

夜尊呜咽着一字一句地说道:“沈巍,你是不是觉得,我不过就是喜欢就哄哄,不喜欢就随便丢的玩物,对吧……”

“你现在对我做的事和当年贼酋又有什么区别……”夜尊现在看自己的眼神比当年被贼酋羞辱时的愤恨只添不少。

沈巍连忙搂住夜尊,手掌安慰性的覆上夜尊的脑袋,“不是的,不是的,面面,一切都是哥哥地错,哥哥从来没有抛弃过面面……”

面面?哥哥有一万多年没叫过这个名字了吧……

从这次以后,夜尊再也没踏出过房门一步,每天就把自己锁在卧室,沈巍照例每天都做很多饭菜,可每次下班回家这些饭菜却丝毫没动过的痕迹,虽然夜尊不会饿死,但越来越抵触自己还是让沈巍伤神。

没办法,沈巍只好找来了赵云澜,毕竟这次的事儿是因“小云澜”起的。而两人的过往,沈巍已找赵云澜说清楚了,大度潇洒的龙城第一纯a表示,当不成情人就当兄弟也是可以的。

做了一个梦,趁还记着,写下来

有时候做梦,自己看着梦中的主角,有时候有变成主角,就那种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上帝视角来回切换。

我梦到一个小女孩也可以自己变成了这个小女孩,一头乱糟糟金色头发,1米5几的样子,瘦瘦弱弱,开始的时候有一对亲生父母,一家人去别墅旅游,到了别墅后,却发现跟个鬼屋一般,空荡荡的一个人没有,

母亲在一间黑乎乎的房间像是吸入了什么,像哮喘发作一般,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稀薄的空气最后掐着脖子跪倒在地上,回来后的母亲像变了一个人,总是趁着父亲不在的时候拿刀想杀死小女孩,逃了几次,小女孩身上已布满刀伤,后来有一次被父亲撞上,父亲气愤极了,拿着那把砍伤小女孩的刀把母亲杀死,还一个人处理尸体。

后来回来的父亲也变了,几乎时刻监视着小女孩,连衣服都不让穿,还找了个继母,继母在黑黑的屋子里看守着裸|体的女孩,女孩看继母每天把玩着那把杀死母亲的刀,感觉到继母也想杀自己,一天趁父亲离开的时候,和继母俩撕打着到了马路(这里我看到是女孩的胸,身上没穿衣服,还有些纹身),小女孩拉扯中看到了父亲喊了一句,继母转过头,小女孩拿刀插入继母的脖子迅速闪开,继母被迎面而来的小车碾死。

父亲看着即将过来。

从小车里走出来一对夫妇,看起来是有钱人,阿姨很温柔,小女孩擦擦脸上的血污,抱上和蔼的阿姨哭着求她收留自己,没死透的继母拖着残躯拉住女孩的腿,女孩补上最后一刀,丢下刀跟着夫妇上车。

女孩在这对夫妇这里过上了好生活,直到有一天她在窗边又看到了父亲,小女孩和夫妇俩报了警,没一会儿一堆穿着制服的警察进入屋里,小女孩在楼梯转角悄悄看了一眼发现为首的警长就是父亲,赶紧跑。

后来开始大逃杀模式,女孩一直跑,父亲边追,便杀光了别墅的人,最后两人在天台对峙,父亲坐在白色的躺椅里拿着那把刀看着自己,小女孩走到天台边看到楼下遍地的尸体,以后慢慢走进父亲跟前。

父亲似乎在等着她说最后的话,他躺在躺椅里十分悠闲地把玩着刀,女孩哭着靠近父亲,扶着父亲的头两侧,额头贴着父亲,留着眼泪:“你到底..到底为什么要杀我,爸爸!”

“因为我们是一样的。”
“——砰——”和蔼的阿姨在对面扣动了狙击枪板机,趁女孩把扶着父亲的头,终于露出躺椅外,小女孩用手做了手势后立马闪开,父亲死了,血粘在女孩金色乱糟糟的头发。

阿姨最后上天台,开心的抱住女孩。

最后从别墅里出来只有小女孩一个人,乱糟糟的一头金发染上血和肉屑,手里依然拿着那把刀。

又是一次看图写话脑洞车在p2,被哗——回原型的狐狸居,答应和驴@lv军训期间移驾养居殿 的battle

追面火葬场5(巍面)

面面醒了
...……………………

夜尊睁开眼时,模糊中是沈巍愈发清晰的脸,终究还是醒了,他只需要显露出一点点关心,自己就急不可奈地贴上去了吗……以前或许是这样,不过是希求他的一点点心思能落在自己身上,不过现在夜尊想通了,即使那一点点也只是怜悯,可笑。

“弟弟,你醒了……”眼前的人眼里布满血丝,衣领上也被泪水浸湿,自己胸口的血粘在沈巍身上,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堪,现在见到自己醒了,立马笑着上前把自己拉入曾经希冀一万年的拥抱,“你知道吗,我..我等了你好久”

沈巍把夜尊紧紧搂进怀里,仿佛要把眼前病弱的人揉碎进骨血,感受着沈巍炙热跳动着的心脏,夜尊第一次有了归属,夜尊的双手穿过沈巍宽阔却不曾为他遮风挡雨的背,抬起手臂想拥抱这自己追逐万年的人,但一想到他的哥哥就那样任斩魂刀刺进自己的心脏,为了一个外人足足抛弃了自己一万年,顿时尴尬地把手悬在空中,最后只悻悻地放下。

眼前的人由着自己抱着,不说半句话,那张平时带着愠色但美艳的脸庞现在也是云淡风轻般毫无表情,沈巍都快以为自己抱着的是一个和自己弟弟长得一模一样的傀儡娃娃,最后只当是自己的弟弟刚经历那么多痛苦与救赎,一时反应不过来。

“弟弟没事了,哥哥带你回我们的家。”沈巍像小时候一般准备揉揉他面团子的脑袋,没想到夜尊却悄无声色地向后退了一步,躲开了他的手。

“好啊……”夜尊开心地笑着回答,还是以前的样子抿着红红的唇瓣,带着压抑的感觉,只不过这笑却多了些许疏离。

沈巍尴尬地收回了悬在空中的手,或许夜尊还没习惯和人接触吧,但又怕自己的弟弟还在忌讳以前的事,自己弟弟对赵云澜的恨大多来源于嫉妒,小面团子肯定还在误会自己和赵云澜之间的感情。

先前的教训告诉沈巍,绝对不能再瞒着什么都不说,不然只会误会埋下种子,最后让自己再一次失去弟弟兼爱人,“弟弟,你不要误会,我和赵云......”

“改日我会亲自去跟小云澜道歉,都怪我,让哥哥和爱人生分了。”夜尊不想再听沈巍继续说下去,无非又是那些三纲五常的大道理,现在自己只想就这样无欲无求的活下去。

“我和赵云澜...不是你..你想的那样……”
“回家吧,哥哥...”

沈巍难得一次慌了神,说话都不利索,但夜尊丝毫没有再给他说下去的机会,夜尊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撑着额头,难受得只想快点回海星的“家”里。

沈巍一把扯过准备拔脚就走的夜尊,待人转过身,立马双手捧住夜尊白嫩的脸颊,眼神波光粼粼地直视着夜尊,“弟弟,这一次我一定要说清楚,我与赵云澜只是为报当年借火之恩,我,沈巍生生世世只求双生弟弟夜尊你一人即可!”

沈巍快速说完了自己想说的话,在等待对方回应的过程中,心跳加速,仿佛跟个刚恋爱的毛头小子一般沉不住气。

“哥哥,”夜尊扒下放在自己脸庞温热的双手,不带一丝留恋,颇为苦恼地皱着好看的眉毛,“你是我的兄长,永远都是.....”

“哥哥不是说要带我回家吗?走吧。”

说完夜尊就自顾自地走了,偌大的地君殿只留沈巍一人在原地,巨大的心理落差和失望的情绪一下子涌入沈巍心头,感受着求而不得的酸楚,沈巍把手轻轻地放在心上,“他也是这样心痛了一万年吗?”

既然他不喜欢,沈巍想那就努力让他重新爱上自己,必要的话,就把他锁起来,双生鬼王,一阴一阳,一白一黑,谁也不能少了彼此,一种病态的占有欲,悄悄在沈巍心中扎根。

下定决心后沈巍小跑着跟上夜尊的步伐……